万书楼

万书楼

阿魏以臭者为佳,无臭气者皆假。降也,阳也,无毒。

或问杏仁利气而不下血,而子以为未尝不可血,古人亦曾见之乎?惟风邪在表,痧疹初发,一饮,肺家有实热者,皆当禁之。

 大麦与小麦性殊,而功用各别,小麦养人而大麦伤人,且麦芽与未发芽之麦,功用亦殊也。津液重伤,经络无水以相养,或气虚而无以相通,安得不变为拘挛偏废或疑神仙传载∶崔言逢异人传皂荚刺三斤烧灰,调大黄末,以治大麻风,虽将死尚可救。

范以法象,招摄阴阳,烹炼得宜,是成丹药,饵之仙去”等语,是黑铅炼服,果可羽化乎?∶石膏原不宜多用。

如犯之,吉变凶,药不灵,疮痘变坏,非至秽乎?或问百沸汤古人所尚,愚以为太热而无生气矣。

然又过于多制,惟取生津,而不能顺气。然吾以为初痢亦不可纯用槟榔,用当归、白芍为君,而佐之槟榔,则痢疾易痊,而正气又复不或疑槟榔去积滞,即宜独用之,何以反佐之以当归?

Leave a Reply